设为首页   加入收藏  
  所在位置:社会关注

第一财经日报:社会组织发展困境

  时间:2013/12/17   作者: 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
第一财经日报:社会组织发展困境
  [ 简政放权,让社会各种组织参与到社会管理的过程中,政府只做“裁判员”,而非现在的既是“裁判员”,也是各类事业单位的主管 ]
  过去8年,深圳市钟表质量检验中心(下称“深圳钟表质检”)都在为“身份问题”发愁。
  由于它的民办非企业法人身份,无法获得中国计量认证(CMA)的认可,因而在发展时经常“有力使不出”。
 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,创新行政管理方式,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,同时,创新社会治理,要改进社会治理方式,激发社会组织活力。但从深圳钟表质检这一个案来观察,政府转变职能尚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  身份的制约
  “深圳有四家具备钟表质量检验资质的机构,只有我们没有取得CMA认证。”于建国坐在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面前,语气很无奈。
  于建国是深圳市钟表研究院副总经理,深圳钟表质检设在深圳市钟表研究院,也是深圳市通过行业协会成立的公共服务平台之一,这一平台集纳了钟表行业会展服务、信息服务、技术服务等职能,培训以及质量检验属于技术服务的体系之内。
  钟表产业是深圳历史最悠久的传统产业之一,具有民营企业多、中小企业多的特点。为了扶持和促进钟表企业的发展,拉动和帮助企业转型升级,深圳转变职能,积极探索事业单位的改革,依托行业协会建立公共服务平台的试验应运而生。
  深圳钟表质检的性质一开始就被定为民办非企业法人。根据1998年发布的《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》,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企业事业单位、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,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。
  民办非企业法人的身份扩展了社会组织的服务边界,除会员单位外,还可以提供社团法人以外的公共服务,但没想到这种情况会成为机构认证的绊脚石。
  根据《计量法》实施细则,为社会提供公证数据的产品质量检验机构,必须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计量行政部门计量认证,也就是要进行CMA
  2005年,深圳钟表质检向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(下称“广东质监局”)申请认证,把民非法人登记证书、税务登记以及法人机构代码等一系列申请材料提交上去的时候,得到主管部门的电话回复是,“申请材料不予受理,因为法人主体不符合要求。”于建国说。
  本报记者查询了国家质监局20011月颁发的《法定计量检定机构监督管理办法》,相关条文称,申请作为法定计量检定机构应当具备具有法人资格;或者有独立建制,其负责人应当有法人代表的委托书,能独立公正地开展工作等条件。但其中有关法人资格并没有明确表述。
  本报记者连续多次致电广东质监局计量处,电话和服务电话均无人接听。
  深圳钟表质检当时从广东质监局得到的回复是,法人资格有两种,一种是企业法人,一种是非企业法人。非企业法人包括三种,机关法人、事业法人和社团法人。
  也就是说,根据《计量法》,技术检测机构需要有CMA的资质出具的报告才有法律效力,但因为民非法人的身份,使其根本没有申请法定计量检定机构的资格。
  深圳钟表质检的检测水平已经得到中国合格评定(CNAS)检测和校准实验室能力认可审查,成为CNAS一员后,其出具的检测报告可在全球45个国家和地区实验室互认。但就是这样一家已经取得世界级资质认证的钟表质量检验中心,却一直没能获得CMA的认可。按照《计量法》规定,没有CMA认可,其出具的检验报告在国内就没有法律效力。
  这种“国际公认本地不行”的现状严重阻碍了该中心的发展规划和扩充规模,而制约其获得CMA认证的并非专业技术水平和硬件条件,仅仅因为民办非企业法人的主体身份。
  进退两难
  粗略算下来,全国至少10多家钟表质量检验机构,也只有深圳钟表质检没有取得CMA资质。取得CMA资质就那么难吗?面对记者这个问题,深圳市钟表同业都显得很无奈。
  于建国对本报说,民非性质的检验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多见,大部分是机关和事业单位,小部分是企业。深圳走在机构改革的前列,尝试不再大包大揽,创造性地支持行业协会建立具有社会服务功能的机构,深圳钟表质检就是这样的试点单位。
  “深圳市政府、经信委、民政局等都支持我们拥有这种认证,广东质监局的领导也表态支持,但由于这牵涉到国家相关法规系统性改革,目前仍在等待中。”于建国说。
  无法取得CMA的资格认证,影响了深圳钟表质检国内外市场的开拓。“我们是立足于国内市场面向国际发展。服务于全球企业。但在发展过程中,特别是面向国内企业需求时,CMA本身就是中国特色的认证体系,如果缺失,对我们在国内推行技术服务是一个很大的阻碍。”
  面对这种无奈,深圳钟表质检只能给出口型企业或外资企业提供服务,坚持参与技术标准制定、技术研发。虽然已经建立起有效的机制和体系,但很多工作碍于CMA认证,“有力使不出啊”,于建国皱着眉头感慨道。
  身份困境之下,他们也曾想过转型,在政府机构改革的背景下,事业单位本来就要向企业法人或民非法人转换,因此,转变为企业法人也是该中心的考虑之一。但转变为企业法人和最初进行“社会管理改革和社会组织变革”的初衷也就相违背。
  “深圳市有关领导在调研时也不断鼓励我们,再坚持一会儿,你们是社会管理改革的一面旗帜,暂时还是不要放弃。”于建国说。
  显然,体制已经阻碍了民非法人机构的发展。深圳市钟表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,破除民非申请CMA认证的门槛是政府改革的方向,简政放权,让社会各种组织参与到社会管理的过程中,政府只做“裁判员”,而非现在既是“裁判员”,也是各类事业单位的主管。同时,也可以让中国的检验机构与国际接轨,与国际市场融合。
  “2014年,我们的最大愿望就是在参与社会组织改革的进程中,可以作为一个民办非企业法人取得CMA认证的试点,解决CMA认证问题。”于建国说。(卢丽涛)
 

 

Copyright   2016-2020 HENANMINGUANJU All Rights Reserved
河南省民间组织管理局 电子邮箱:hnmjzz@126.com 电话:0371-65906119(民办非企业单位)65506795(社团、基金会)
技术支持电子邮箱:z62699@126.com